守護澳門的青春歲月

2020-01-18 17:38:32  阅读 656824 次 评论 0 条

特稿丨守護澳門的青春歲月(上)

軍營開放日,女兵摩托車駕駛課目演示。資料圖

默默的守護,熱血的青春。在澳門回歸20周年之際,中國軍網記者〲駐澳門部隊——

守護澳門的青春歲月(上)

■中國軍網記者 宋明 孫偉帥 何友文 通訊員 斻؇

羌塘古謠說,當汗水灌溉在腳下的土地上,再遙遠的地方也會變成故鄉。

摘下墨鏡和帽子,孟苗習慣性地甩了甩頭發。短ң揚,額頭上的汗珠在陽光下折射出晶瑩的色彩。幾分鍾前,這名身材高挑的女兵和戰友們一起,在駐澳門部隊軍營開放活動中進行了摩托車特技表演。孟苗用雙手搓搓臉,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。

“你可知Macau,不是我真姓,我離開你太久了,母親……”離開活動現場,孟苗不自覺地哼唱起了《七子之歌》。

20年前,幾乎與她同齡的澳門女孩宻؟琳用純真的童聲演唱了這首《七子之歌》,澳門,也在這充滿期盼的歌聲中回到了祖國母親的懷抱。

那一年,正在讀小學的孟苗“天天都在唱這首歌”。活動課唱,歌詠比賽唱,就連那一年春節的家庭聚會,她也和爸爸媽媽一起唱過。

隻,那時的她對歌中這個叫“Macau”的地方完全陌生。她也更不會想到,20年後的今天,她會成為守Macau”的一名人民子弟怂

△官兵正在進行隊列訓練。孫偉帥 攝

和孟苗一樣,澳門,對許許多多守護在澳門的年輕官兵來說,都曾隻曆史課本中洗刷百年恥辱的考試題,是地圖冊上與廣東珠海連接在一起的南方小島,是聞一多先生《七子之歌》裏那一句陌生ҟ……直到,當他們來〙裏,守護這裏,一切都在他們心中發生了微妙的變化。

“當額頭的汗水滲入腳下的土地,這裏不再是陌生的地方,而像自己的家一樣親切、自然。”許多駐澳門部隊的官兵這樣理解著自己守護澳門的青春歲月。

而這片被稱為“蓮花寶地”的土地,也因為有了這樣一群年輕人的守護,也愈加青春飛揚。

有一種風景,穿著軍裝站在哨位上更能領略它的美

太陽還未完全沉入海平線,駐澳門部隊氹仔營區周圍的建築便已漸次起了霓虹。

“就像從天而降的光環!”駐澳門部隊戰士李輝揚的眼裏閃著光,用開心的語氣形容著他站哨時看到的景色。

李輝揚口中的“光環”是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的購物中心和賭場——威͹斯人。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,與氹仔營區僅一路之隔,站在營區一側的門崗,剛好可以看到威͹斯人建築的全貌,威͹斯人的對則是著名的銀河酒店。兩座豪華建築的LED屏24小時不間斷播放著廣告,夜幕降臨,它們的燈光又會同時起,流光溢彩,照得周圍也宛如白晝。

駐澳門部隊的官兵們這樣形容他們所處的環境,操場對著賭場,禮堂對著教堂,崗樓對著酒樓。李輝揚在今年8月換進澳。這樣的景色對從未ぎ澳門的他來說,有著足夠的吸引力。

△執勤哨兵交接哨。宋明 攝

經Ů在營門口站崗,李輝揚對眼前的繁華無比熟悉,他知道那裏的燈會在幾點鍾起,又在間隔多久後有所變化。可即便看過無數次,他依舊覺得“這是心中最美的風景”。

澳門回歸的那一年,李輝揚出生在廣州。在來㧐澳門部隊之前,他曾來過澳門。不過,當得知自己被選拔㧐澳門部隊時,他“有點懵”。

和其他戰友一樣,李輝揚對澳門充滿了未知與好奇;但和其他戰友不一樣的是,李輝揚在更早的時候,就明白了來〙裏的意義。

新兵授銜時,有著30多年兵齡的父親一身戎裝出現在李輝揚前。父親從托盤中拿起那一副列兵肩章,鄭重其事地為李輝揚佩戴好,站在一旁的母親細心地為他整理衣袖。望著已經高出自己大半頭的兒子,父親用力點了點頭,然後拍拍李輝揚的雙肩,輕聲說:“長大了!”

當軍裝遇到軍裝,當“一道拐”遇到“四道拐”,當一個兒子第一次以這樣的姿態對父親,李輝揚“激動得差點流淚”。那一刻,他明白了父親口中那三個字包含了多少欣喜。李輝揚用力抬起右手,向父親、向“老班莊嚴敬禮。那一刻,他懂得了父親堅守幾十年的意義。

△李輝揚向父親敬禮。資料圖

2019年8月29日,一個讓李輝揚終身難忘的日子。夜色中,李輝揚和戰友們整齊列隊,身後,一輛輛裝甲車排成一條線,耀眼的燈光勾勒出士兵的廓。戰車在夜幕中行進,李輝揚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。

通過海關時,李輝揚從裝甲車的潛望鏡中好奇地向外望,隻見澳門海關人員正站成一列向著鐵甲長龍揮手致意。李輝揚鼻子陡然一酸,眼眶發紅。

“淩晨時分,在澳門還有人為我們徹夜守候,簡直太暖了!”回憶起換時的場景,李輝揚很是興奮。他曾在兒時見過父親的戰友們等待著父親執行任務歸來,也曾切身感受與母親一起在家中等待父親的滋味。如今,自己變成了那個被等待的人,李輝揚覺得被溫暖與幸福包圍著。

“一定要為這裏做些什麼!”李輝揚堅定地說。

街對,威͹斯人和銀河的燈光在漆黑的夜幕下綻出全部光彩。李輝揚眯起眼睛眺望遠方,說:“我站崗時,看過它們的燈光秀,特別漂!雖然我剛來了幾個月,可是也覺得,這裏的美好風景多少是有我的貢獻的。”說完,他靦腆地笑了。

海風輕輕吻؁,望著眼前這個大男孩,我終於理解了他為什麼覺得這裏是他“心中最美的風景”——因為這裏的霓虻ؖ爍,更因為這裏有他的全情付出。

不過,對李輝揚來說,也隻在休息時或在操場跑步時,才有機會好好去看看街對的景色。“隻要站到哨位上,就要高度警戒”,腦子裏始終繃著這樣的弦,仿佛讓他形成了條䱯反射——隻要接過鋼槍,站上崗哨,就絕不能讓意外發生。

△澳門市民爭相與哨兵合影。資料圖

不僅如此,在遊人如織的街道上,李輝揚和戰友們時不時就會成為拍照的背景,甚至有人專門從街對跑來,站在崗亭前和全副武裝的官兵合影。越是這樣的時候,官兵們越是不敢放鬆——遊客們手中的照相機,就像一盞盞聚光燈般打在他們身上。

與這樣的繁華景色相比,駐澳門部隊特〣連長李楊春更喜歡看營區另一側逐漸起的萬家燈火。每當看到窗內透出的溫暖燈光,李楊春總會起遠在山東的親人。他也曾在除夕夜站崗,絢麗的煙花在他身後的夜空綻,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在他眼前穿梭,他甚能聽得出“有不少人是從老家那塊兒來的”。

這樣的場景總會讓李楊春覺得心安。他覺得,這正是他們付出的意義所在。

無論是繁華的鬧市街頭,還是寧靜的萬家燈火,對ҧ澳門部隊的官兵來說,心中有信念,眼中的風景就有不一樣的色彩。“有一種風景,穿著軍裝站在哨位上更能領略它的美。”

澳門記不住我的名字,但會氷Ł記住我們綠色的背影

打開手機上的地圖,駱濤以極快的速度指出了澳門十月初五街的位置。

十月初五街,是澳門一條極有名的老街。早年間,十月初五街人聲鼎沸,各大行業都在這裏開設店號,其中以海味雜貨店居多。那時,十月初五街還溝通了沙梨頭和中國城的中心,可以算得上老一代澳門人心中有名的“商圈”。時過境遷,十月初五街雖已不複當年“CBD”的繁盛,但那裏仍是一條充滿了老澳門氣息的地方。

駱濤在2017年夏天之前,隻知道十月初五街這個名字,卻從沒有去過。直ィ場天災來臨,駱濤和戰友們第一次來到十月初五街,用一種最特別、最溫暖的方式。